去年小舖賣的SB BOOTS主要是到美國戶外購物網站去掃貨回來的。

這樣的方式唯一的優點是找便宜,但是缺點一大堆...,季末尺寸不足、款式大多是2季以上的舊款、要再另外找貨運公司送回台灣,因為大部份的SB品牌都有限制直接出貨到美國之外的地方(有代理商問題)...甚至還要請ARRAY幫忙寄,所以我真的不是很願意再用相同的方式。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收到兩封 CONTOUR的EMAIL,哇哈哈...,他們接受滑遍天下成為他們在台灣的總代理!!!

這真的是一件很讓人興奮的事情,我沒有想到CONTOUR會接受...;這三個月來我發出給品牌的詢問信件應該超過10封吧!90%都是無聲無息,讓我好難過!!!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承認我有點虎頭蛇尾...,本來信誓旦旦如果雄獅無法按我的要求進行未來的滑雪活動,那...大家就只能拆夥,可是沒有兩下我就妥協了,唉...要叫我獨自扛大旗,我真的是分身乏術。

上星期四從2點談到近6點,雄獅說他們會"儘可能"達到我的要求,不過見面結束後我就無限恐懼,因為我發現到我想要的東西根本都還沒有說出來,然後我們就達成DEAL,這真的太沒有安全感。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搞了近一個月,總算搞定了二位公主的房事!!!

過了這個暑假小兔姐姐就要步入國中,為了讓她有更多的個人空間,在和老爸商量之後,把菩薩請到客廳,原來的位置又隔出一個小房間給小馬吉用。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5/21)是老媽的生日,不過我整天活動滿檔!!!

早上5點40分就出門前往台北火車站搭高鐵到高雄做滑雪簡報...,中午12:30又上高鐵趕回台北,回家載小孩到基隆,老丈人的70大壽。想當然耳,媽媽的生日就被忽略了!!!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的快要受不了,很想寫連絡簿和老師溝通一下。

這二天由我負責盯小馬吉的功課,寫字像畫畫的她和一板一眼的老師是天生不對盤。龜毛老師的標準,小馬吉可以當作視而不見,結果就是作業本整片紅字,已連續2天光訂正就可以搞上1小時以上。本來以為應該可以算是告一段落,沒有想到小馬吉說還沒有發回來的作業本還有很多訂正...天啊!!!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找個雪場也有故事自己都覺得過程曲折離奇,就紀錄下來給自己留念吧!

這幾天我把大致定案的11/12歐洲滑雪地點給公佈出來在滑遍天下網站和臉書上,有些雪友覺怎麼這麼快就在搞明年3月的行程。其實每年歐洲團的團員大都會關切下一年度的活動地點,有時還沒有開始滑雪,在往滑雪場的巴士上大家就開始熱烈討論。從1998年的法國Les 3 Vallees至今,歐洲ALPS滑雪行程已經變成傳統,滑遍天下的念頭也是從這裡起源,其間有想過要暫停下來(08/09雪季受連動債造成的國際金融風暴影響,幾乎無法成團) 但是還是在捨不行的念頭之下,一年接過一年繼續滑走於ALPS各山頭,一晃就是14個年頭。在歐洲能喊出名字的滑雪場,80%我們到訪過;滑道總長度600kmLes 3 Vallees辦了2次、跨瑞法的Portes du Soleil有我們的雪跡(總長度680km)400條纜車的DOLOMITI SUPER SKI去了2次也沒有滑完,ST.ANTON/ZERMATT/JUNGFRAU/VERBIER/TIGNES…那一個不是響叮噹的如雷貫耳!?今年的奧地利SOLDEN應是我們去過最小的滑雪場滑道總長度也還有150km。不過即使ALPS還有數不計的雪場還未到訪,可是能讓大家看上眼的卻不多;雪況、規模、SHOPPING…,滑完150kmSOLDEN後,大家的心得是以後可不可以挑一點的雪場?咱們台灣人可都是有雄心壯志的!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豐子夫婦找我吃飯已過了一星期以上。

協會的滑雪活動愈辦愈上軌道,豐子也想要趁滑雪包機熱潮更上一層樓。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4/21)亂髮兄來找,洽談非雪季使用小舖營業的事情。

我也順便上樓去找房間談談小舖續租的問題,7月租約就要到期了,這部份先有底會好一些。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野沢團遇見古早帶韓國滑雪團教過的雪友!哦...照他的算法超過10年以上,這又是long long long...story!!!

坦白說我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畢竟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再見面,真要對一個人有印象我想只有超人吧。如果對方不直接點破,我想我還是把他當成普通學員,並沒有太大的感覺。老雪友帶了一位新雪友(也會滑雪)來滑雪,他在機場一看到我,就提醒他的朋友說我很兇很嚴,要他小心一點,結果...哈...上了雪場發現到我溫柔的不得了,昔日的殺氣不復見,讓他大出意外。野沢的晚餐是聚在一起吃飯,喝點小酒之後總是能讓人打開話匣,講著講著就談到以前的韓國團。最早先的滑雪團,晚上可不是放牛吃草,當時的晚餐之後就是室內課程,每個人都要打起精神繼續為明日備戰,而我就是那個鐵血教練!!!回想當時真的很辛苦,學員辛苦教練也辛苦,大家都在撐...哈...,我為了要豐富課程,還特地從衛星頻道上下載日本的滑雪課程,藉由畫面講釋;雖然上室內課很累,但是真的有一定的效果,也大大的提高了達成率。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