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不擅喝酒也不愛喝酒,能不喝儘量不喝,能躲當然逃之夭夭,可是來到野沢溫泉,喝酒似乎和喝水畫上等號,大概是我的好友KONO一家都好杯中物(河一屋的小老板),所以來到這裡不能免俗的也要灌上幾杯啤酒或清酒。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近1點多,雖還沈浸在前一趟樹林鬆雪的快意,但心裡還在盤算這趟要從山頂飆至中段再左切至鬆雪區, 如果都沒有人滑過,那嘿嘿嘿...估計能再HIGH一小段...。

雖然山頂的能見度都、視野都還很好,可是往下山望卻發現已起霧,能見度不是太好,但應該不影響我的計畫。按照計畫往下衝,大概4個彎就飆進濃霧之中,咦...情況有點不對;腳底下的雪板突然剎了車,風迎面撞上臉、身體和手腳,好像被捲進了暴風圈,沒有被脖圍罩到的部份瞬間急凍,雪板也無法破風前進,這是何方來的妖氣!?這風真詭異,一般風是一陣一陣的吹,這風是沒有喘息的猛吹,臉上有縫的空隙像被刀割般,腳下的雪板幾乎要停掉了,玩什麼鬆雪,快點找地方避風雪才是。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到捷運上和電視新聞才知道,原來東京這場雪竟然是2008年以來第一場積雪;我還在怎麼那麼冷,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大概是太久沒有積雪,東京人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對,車禍、跌倒受傷的消息一堆。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雪的夜晚我再一次離開了野沢溫泉村,是該下些雪了,滑道上的硬冰真的很讓人無法忍受,明天要是個滑雪好天。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