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Julie說洋得台北公司已經不存在時,真的是無限感慨,終於洋得的台北公司還是走向消失...。



因為要先付背心的錢,所以打電話到洋得錦州街的辦公室,接電話的不是任何我熟悉的人,"她"祗是叫我打行動給Julie,問她洋得台北辦公室是不是結束,她也是支支吾吾...。打給Julie,Julie也是難以啟口,祗叫我先把INOVICE傳真到錦州街的office,她再回去看。



晚上和Julie連絡,她才說出真象...;台北辦公室算是結束了,祗是楊太太不肯收掉,請Julie情義相挺。確定事實後心裡真的是說不出的難過,看著洋得從仁愛路搬到內湖,公司人數逐漸減少,最後搬到錦州街,成為四人的小辦公室...。說洋得愈來愈不好也不對,因為洋得在東莞1000多人的工廠,規模也不能說小,江西的工廠經過一年也應該上線了。我...祗能說台灣真的讓人感到沒有前(錢)景。



這...讓我對開店又有點陰影!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