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石流把盧山溫泉搞的像快要廢村,危橋也終於倒了。之前聽到歌林公司出問題時,我就和小不點說;歌林都會倒,我...阿德也不可能一直挺的過,所以msn抬頭改成獨孤求敗。而現在連雷曼兄弟都倒,美林証券被收購,ING要靠美國政府來支援,更証明我的理論是正確的。


離開那魯灣是賭注,賭的是我對那魯灣的不信任是正確,賭的是楊士成沒有我沒有滑雪協會也可以繼續生存下去,賭的是我對滑雪的理想,賭的是我一手重建的台灣滑雪活動判斷力仍舊經的起時代的考驗。前天看了雪獅子美工給的技術資料,竟然是我在滑雪協會寫的第一代snowboard資料,突然有點感慨...,全台灣的滑雪團的行程大概有60-70%是出自我的手筆,滑雪協會有,那魯灣幾乎全部是,雪獅子也是我重新撰寫,這樣的經驗真的不想再有,我真的可以揮揮衣袖離開這個領域嗎!?我也不知道。


想太多了,還是快點趕工吧。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