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擅喝酒也不愛喝酒,能不喝儘量不喝,能躲當然逃之夭夭,可是來到野沢溫泉,喝酒似乎和喝水畫上等號,大概是我的好友KONO一家都好杯中物(河一屋的小老板),所以來到這裡不能免俗的也要灌上幾杯啤酒或清酒。

想要親身體驗野沢溫泉的喝酒傳統,選在道祖神祭這段時間到訪,隨時都有小酌大飲的機會。

元月13日是道祖神祭的序幕日,傳統上25歲和42歲的厄男得在這一天中午上山把搭建祭台的主幹拖下出,大約在1點左右,穿著藍灰工作服的25歲厄男們和穿著白色工作服的42歲厄男們各拖著一根長長樹幹下山來到日影平台,旁邊負責開道的護法們,除了管制交通外,身上都背著一瓶大大的地酒 - 水尾,這本來是給厄男們工作取暖用的重要液糧,不過這也是拿來當作交際之用的好工具,所有旁觀者只要有興趣,都可以來上一杯。雖然我還沒有看過有人醉倒在雪場,不過厄男們在酒精的解決之下可以HIGH上整日,一場25歲和42歲厄男的拖樹大戰之後,不論勝敗反正都是要開懷暢飲。整個野沢溫泉村在這段時間,都可見到帶著酒意的男人,在巷弄搭肩勾背搖來搖去,被壓抑的情緒都釋放出來。

元月14日道祖神祭的前一天,有空不妨到祭典主場逛逛,搭台的工作必須要在明日之前完成,野沢溫泉村的男人是得要整夜工作的,在暗夜中能陪伴他們並且抵禦酷寒的就是清酒啦,前來探望他們的人,當然不免俗的也要喝上一杯。圍著火堆喝上透心涼的清酒,再配上烤麻糬,那種氣氛與感受絕對是極難忘。

元月15日的重頭戲就是道祖神祭,當等著觀看火祭的群眾往主場地移動之際,25歲的厄男們早就喝的茫茫在祭台下等著被人用火扁,如果你是身在其中的激動份子,先別急著麻痺腦袋,保持清醒看的火祭的進行才是真正的了解道祖神祭的樂趣。酒精揮發完全無控制能力的野沢男人拿著火把到亂掃時,人群之中像是波浪般的前後舞動,不喝酒都會有站立不穩的失衡,跟著這些人喊著推擠著,其實是在為下一階段做暖身。當祭台被熊熊大火燃燒其中,喝酒這檔事才要正式開始,場地裡大家喝著清酒狂歡,酒把大家的距離拉近了;喝不夠…那就到居酒屋進行下一攤吧!

在野沢溫泉喝酒是不需要等道祖神祭,有氣氛再加上天時地利人和就喝上一杯。不知是從何時開始,不喝酒的我到了野沢溫泉也會喝上幾杯;每季第一次到野沢溫泉一進到河一屋的LOBBY,老KONO就會送上一杯啤酒或是清酒,盛情難卻只能恭敬從命,久了之後就覺得在野沢不喝酒似乎就少點感覺。在河一屋的第一個晚餐,當大家都就定位後,小KONO搬了一個保利龍箱進來,蓋子一揭開就是24瓶麒麟(或是ASAHI),瓶蓋一打開,金黃色的液體連著泡沫灌入喉,身熱臉紅…大家的聲音跟著變大,不知是氛圍還是酒意把團員的感情加溫距離拉近。喝了酒就常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開始有人會唱歌、有人會跳舞、有人會講笑話、有人會喊酒拳、更有人會翻滾(這人好像是我…)。有人第一次就會期待下一次,一團2攤的擺酒,通常第一次攤大家會含蓄一點,喝酒還要推拖一下,第2攤當小KONO再把整箱的啤酒搬進來時,大家就開始歡呼,接著不用講話就開始相互倒酒敬酒,說野沢溫泉的魅力和吸引力是酒串連起來的,一點也不為過。說真的…,我見過最愛敬酒的旅館老板就是河一屋了,而能夠和住房客喝酒喝到掛掉的,也只有我的好朋友KONO了(KONO家族都是酒鬼)!

愛喝酒…、想喝酒…、想喝又不敢喝…;不管你是屬於那一種,下一次的滑雪活動不妨選擇野沢溫泉,雖然走路上山滑雪有一點點小累,不過純日式的小鎮會讓你感受古樸,維持傳統的溫泉街讓人會心一笑、微醺的舒暢會讓人放鬆心情,這不就是APRES SKI的最高境界。歡迎來野沢溫泉…的河一屋,讓KOKO SAN陪你乎乾啦!!!


後記:

“呼乾啦…”的氣氛才開始醞釀,因為學員要酒杯而到廚房去找歐巴桑幫忙,卻瞥見KONO SAN躲在裡面吃大根(白蘿蔔),他不好意思的說要填一下肚子以便拼酒。怪不得跟我喝了兩杯就突然失蹤,原來是在儲備戰力!旅館老板不好當,要交際應酬的老板更辛苦,我們倆會心的一笑;再看他出現時,帶著一個大啤酒杯,果然戰力提昇100%...。

當天深夜當我在LOBBY上網工作時,老KONO帶著醉意回到旅館,喝到茫茫的老KONO不得其門而入,在LOBBY晃來晃去幾度想要再走出去的動作,我實在很擔心他會出意外,只好打電話給住在外面的KONO SAN,請他過來幫忙。不久就有人幫KONO開門。一會兒答謝禮就送到 - 啤酒一罐!!!

在野沢溫泉要不微醺都很難。

創作者介紹

德尼亞王國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