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4/14 下午14:30
地點: COPPER MT.  SUPER BEE CHAIR

心裡不平衡的肥肥女生把我攔下來(靠...早知道就留在AMERICAN FLYER CHAIR);

肥女: 你的生日?
阿德: 1984/11/10(講的臉紅氣不喘)
肥女: 再說一遍你的生日是...?
阿德: 1984/11/10(危機出現...)
肥女: 不對哦...這裡是11/1,這不是你的PASS...,把眼鏡脫下來, MASK也拉下來...,你的相片不一樣啊!?
阿德: 這就是我的PASS啊,我整季都用這佪PASS啊(打死不認錯)。
肥女: 是嗎...你看起來沒有那麼年輕(妳找死啊,傷了老男人的心),再問一次你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阿德: 11/10...沒有錯啊...就是11/10(現在就算錯也要硬撐到底)
肥女: 不對啊...(開始收我的PASS),你的PASS有問題。
阿德: 這是我的PASS啊!
肥女: 你去LIFT  OFFICE對資料,如果資料沒有錯,他們會給你一張新PASS!
阿德: OK...LIFT OFFICE在那裡!?(總要做的樣子...我是不可能進OFFICE的)

 

*****************************************************************

 

早上把窗簾打開大大的太陽就直射進來,天氣又恢復晴朗高溫(就攝氏12度左右)的春天,今天的目的地是COPPER MT.,旅館旁的巴士站可以直接搭到往COPPER的巴士,真的是很方便,而且很近,雖然不是像INDES上面寫的5分鐘,但是還是蠻快的,還沒有想打瞌睡就到點了。

COPPER MT.的滑道比我想像中要平坦,這次去的幾個雪場,雪道的長度和寬度還有緩和度都在我的意料之外,大既是我才滑過WHISTLER和SNOWBIRD,所以對滑道比較敏感一點,感覺上滑道也比上次VAIL要簡單。按這幾天碰到的情況,一早的雪道狀況都偏硬,大概要過了中午12點,雪才會慢慢的變軟;因為昨天下過雪,所以在山凹 處或是饅頭溝裡都可以看過軟軟的雪。這滑在饅頭時還真的不太好滑,軟硬交雜很難放力氣,所以下了二次下到兩腿發軟還是就放棄,把重點放在平整的滑道上。一個人滑雪的進度很快,我就一會兒東又一會兒西,不看雪場地圖只是到處亂滑,我想如果我是帶學員,他們都會被我搞到頭昏眼花吧!因為ARRAY說COPPER的SNOW CAT不要錢,所以我一直想要找SNOWCAT的在那裡,先上了STORM KING J-BAR...沒有看到,再滑下去轉上SIERRA LIFT,還扛著雪板往上爬(看人爬就跟著爬),也沒有看到(只看到一條條圍起來的線),喘噓噓的上了出也不能就這樣放棄,就從2顆黑鑽石的Union Bowl下來,留下一條屬於自己的痕跡,也算到此一遊吧!

山中無甲子...,一直滑啊滑,也沒有注意時間,第二次上SIERRA,選擇從RETEAT黑線下來,前面的亂雪滑到腿軟,這才發現已經1點多了,沒有餐廳...就找顆大樹把肉乾和飲料拿出來,隨便吃吃有飽就好。吃飽後一直滑...又接上了TIMBERLINE...沒有開...再滑下去又是AMERICAN FLYER。再到SERRIA時間已經2點,感覺上能滑的地方都滑過了,要休息打道回府還是持續再戰,想想太早結束對不起自己,那...就往只搭過一次的SUPER BEE去吧,唉...這真的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就這樣被肥妹妹抓到把PASS沒收了,這次就一定得休息了。太早回家的結果就是花錢...又買了一件防摔褲、500片的拼圖、板底清潔劑...,明天可能還要去買水袋背包呢!!!

 

 

COPPER應該算是這次我在科州逛雪場的最後一個點了,到A-BASIN有點不方便,我想就放棄不去了,如果明天還有去滑雪應該就是再去一次BRECKENRIDGE,雖然欣叡沒有說話,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如果有被查到用別人的PASS...不是很麻煩嗎!?

今天在纜車上碰到一個住在丹佛的阿伯,他說他在1950年左右住在台灣的草山(就是陽明山吧),曾經看過C.K.S.的車隊好長好長...哈。反正沒有事我就問他心目中最好和次之的科州雪場;第一名他當然給了VAIL,第二名竟然是ASPEN...,我就說ASPEN很小啊...,他回我怎麼會旁邊還有SNOWMASS、ASPEN HIGHLANDS...很大啊,這讓我又有點動搖,到底是VAIL好還是SNOWMASS好呢!?明天再和欣叡討論一下吧!!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