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當山形車站的售票員一再敲著電腦,而螢幕顯示的抵到札幌時間都是隔日清晨06:07,我心裡就知道情況不是太樂觀。無奈之中還是先接受對方的專業建議;先搭仙山線火車到仙台,再換新幹線到新青森(新幹線目前的最北點),接下來就見招拆招吧!!! 應該要早一點認命,乖乖把藏王團帶到下午4時再搭巴士出來,可能現在還是在往函館的火車上吧!!!13:20的巴士離開藏王溫泉就為了拼一下;其實應該要再早一點出來,但是實在無法看著娘子教練軍團辛苦,結果就是兩邊都無法兼顧,下次就撐到底吧。

本文
新幹線準時在06:33抵達新青森,出了火車抬頭看到顯示幕標示18:41有前往函館的白鳥號快車,當下立即決定先衝進北海道再說,在火車上翻遍了火車時刻表,都沒有找出改變隔日抵達札幌的事實,想來抵達留壽都的時間就是早上9點,一到就要上場出操。在函館車站的我沒有趕車的壓力,先去吃晚拉麵充飢,兩顆大大的扇貝拉麵只有870日幣,真是美味又合算。從麵店拖著長長的雪板袋回車站,得等到凌晨01:23才有第一班往札幌的火車。我盤算了一下情勢;如果6點抵達札幌,還是得等到8點才有巴士前往留壽都,那幸運一點就是9點到,路況不佳的話,可能早上的課程就要開天窗。如果我勤奮一點,凌晨03:00左右在長萬部再轉一班車到洞爺,估計是清晨05:10 可達,最後再搭TAXI,那可提早到6點抵達雪場,至少還能吃個早餐,雖然是辛苦的旅程,可是會比趕9 點壓力要小些,就這麼辦吧!!

為了打發等待的時間索性把電腦拿出來整理資料,此時我的前面長排椅側身睡的是位阿嬤,隔壁長排椅一直在整理整包塑膠袋的也是位阿嬤(她正在把我剛丟掉的中國時報塞進她的膠袋中),再往前三張長排椅上的阿伯從我到函館的8點多就已經呼呼大睡。原來JR函館車站是遊民旅館,大概只有我是正在函館等車準備前往留壽都吧;那我就入境隨俗一下,也來躺一下吧哈。

過往
夜深人靜總是會讓人跟著COOL DOWN去回想許久不曾再回憶的往事,同樣的場景讓我想到4年前帶著小不點老婆、小兔子和小馬吉,從雫石一路搭著夜車到札幌,晚上小朋友睡在火車上,曲著身體窩在座徛一晚,清晨6點抵達札幌車站,小馬吉冷得一直發抖,一家人圍在火車站的火爐旁取暖,這像逃難的畫面日,好像正是大年初一。那天下午才小二的小兔子和大班的馬吉還問我爸爸我們今天有床可以睡嗎!?”,真的讓人很不捨。也因為這樣,連著2季小不點都配合小朋友定點在苗場駐站。想想時間過的還真是飛快,小兔子已經小六開始青春,而我卻步入中年悲喜交加!

電腦打著打著,左側腰部又有點不適,這痛點存在一段時間了,去年騎車上武嶺痛的更兇,想來已成了陳年老病,該不會就這樣陪我一生一世吧!? 身旁盡是平穩的呼吸聲,再聽下去我也得睡著了,抬頭看看顯示幕火車會提早到12:50開,原來日本火車也會隨便改時間,這樣對我是最好,早一點上車就早一點遠離睡神才怪睡出大問題啦!!!

插曲
所謂計畫趕不上變化,瞌睡蟲取代了理智,反正就是天不助人亦無助,好容易上了火車卻誤了下車點,讓一切規畫都亂了套。這往札幌的火車真的是吵到極點,一般火車到站後躁音聲都會降低,可是這班火車的引擎聲極大,大到讓人無法查覺火車停站。我又偏是過無視吵雜都能入睡的人,雖然已經提醒自己要注意下車點,連手機都拿在手上隨時要看時間,可是火車出發時間就改了,讓我無法很精準的確認該下車的時間,再來眼皮真的很重,一坐上火車就昏昏欲睡,整個人驚醒一看手機已是清晨4點,早過了該下車的長萬部。心中一直懊惱怎麼會的睡的如此毫無防備,連火車停站都不知道,看來真的要直達札幌再去趕巴士了。還在重新盤算時,火車窗外的景觀突然定格,原來火車剛停在苫子目,這是到札幌前唯二的停車點(下一站是千歲機場旁的南千歲)。只思考了10秒鐘,就決定先下車再說,這是唯一改變現狀的機會。

火車從我前眼開走就沒有回頭的可能性,把時刻表拿出來研讀一番,唯一的走法就是搭往05:50回頭往洞爺的第一班車,預計08:08到站,再出站拉TAXI,才有可能在9點前抵達留壽都,沒有別的法子就是這101招,再來都是聽天由命。慢車就是一站站停的慢車,天亮之後才發現,這班經過洞爺的火車沿著太平洋一路開,有珠山、昭和新山都在右手邊,可是我沒有什麼心情看海景山景,只想著一睡成千古恨…(該恨的事情一大堆)

修成正果
接下來其實就沒有什麼曲折離奇的大事,反正就是08:08準時在洞爺下了車,立即跳上在車站前的TAXI,然後看著計費表一直跳…1000…2000…3000……10940…,這才到了留壽都,此時時間是08:50,廣梅教練和部份學員正在穿雪鞋,我敢忙拿了放在櫃台一夜的房卡,衝上房間換裝,在09:05出現,開始我這一天的出操上課!趕車一夜之後的教學日,上午精神還能撐的住,下午從東山搭箱纜到西山時,就發覺眼皮開始沈重,這天早早就上床睡覺….

外一章
結束三晚的留壽都行程(另外一晚在火車行進間搞定),我又得循原路回到本州,目標是岩手的安比高原;又一次計畫趕不上變化。本來是準備和團體到千歲,再到南千歲去搭火車,可是原本預定寄到留壽都的一批貨品(上團順便採購小舖的商品),延了一天發貨,結果就是我得等貨到才能離開。這真的是傷腦筋到極點。巴士09:00準時發車,我卻仍在宅急便等著早上09:40可能到貨的貨車。好不容易等到了貨,又要去趕09:54要出發往洞爺湖的市區巴士;慘我的行李還在TOWER,我真的是豬頭,為什麼不會利用等待的時間先去拉行李(其實等待的時間我還做了其它的事),從南館直接跨越馬路衝回TOWER,拉了行李就往巴士站路,只希望巴士能因為昨晚的大雪而慢到。無奈車子比我早30秒到站,偏偏巴士站沒有人候車,我就只能拖著長長的行李喘著氣看著車屁股抱憾;下一班是11:20。為了趕車只能再call計程車,世界真的是太小了,我call到的計程車司機竟然是上一季,把我從留壽都送到二世谷同一個司機,司機還認得我哈,就這樣我們一路聊到火車站(當然車資照算沒有便宜)

加映
這一篇本來只是我在函館火車站等車時打發時間用電腦打的一篇只有二小段的敘述,沒有想到後來竟來出了插曲、續集,本想再來就一路平安才對,沒有想到火車到了函館之後,好像是大雪造成誤點,之後沒有一班車是按時間發車,我就像瞎子摸象,一路摸到新青森,才搭新幹線到盛岡再轉花輪線抵達目的地-安比高原;真的我很累了!!!!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Z
  • 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