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ISEKO的最後一天;揮手和學員道再見之後,我又留下來滑雪,總不能浪費已經換好的纜車票。可惜,再好玩的雪場如NISEKO,如果只能一人獨享,還是少了那麼點友情味,還是早早打包返回本州吧!這可是這一季以來唯一連續三天不用上團的空檔,當然得好好利用,不過從新雪谷(NISEKO) - 長萬部 - 函館 - 新青森轉車再轉車,回到本州已是天黑黑的19點,再換一班新幹線到大宮已經過了22:30,雖然安排好的行程從明天才開始(還是要感謝Saso太太幫我訂了旅館),但是我還是得搞定今晚的住宿。由於隔天的行程起點從上越新幹線的上毛高原站開台,一直在考慮今天到底是住在大宮、高崎還是上毛高原!?住大宮隔一天趕車得起早有點累,住高崎應是最理想,但是我又想直接到上毛高原,那明天就輕輕鬆鬆。可是上毛高原對我來說完全陌生,雖然到越後湯沢,都會經過上毛高原,但是從未下車停留,在我的觀念裡,有新幹線車站就應有旅館,就大膽直進上毛高原吧! 

23:41…,最後一班抵達上毛高原站的新幹線往終點越後湯沢離去,也註定了我今天睡車站的命運!扛著行李出了閘道口,站內小店早已打烊,車站有左右各一個出口,先往比較近的左出口出去,哦一大片擋土牆有人一直往上坡走去;看起來應是住宅區。候車室在右出口邊上,把行李先放進候車室再往外打探;左邊的土產店沒有人的跡象,右邊的車站牌也空無一人,最亮的就是中央打燈的舊蒸氣火車頭了。再往外一點都是黑漆漆,看情況方圓500米應該不可能有旅館了。明知我搭的是最後一班的新幹線,但是我還是不死心的再去查了一下火車時刻表,希望能有我沒有發現的班次,能離開這荒涼的上毛高原就好,當然結果是無退路。

心裡暗罵自己不在高崎下車,現在可好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真要在候車室度過這一夜了。心裡還在盤算著如何是好,站長已經出來找我了,因為他要找候車室行李的主人,再一會兒車站就要熄燈關門了。站長問我要去那裡,我實在很難說出個所以然,事實上今天晚上就只是要找地方睡覺而已,只能問他最近的旅館在那裡!?一聽到最近的旅館計程車程要20分鐘我臉就黑了,20分鐘的計程車少說要5000-6000日幣,再加上旅館費,經過近50天的流浪,口袋深度有點不夠,除了捨不得外,更重要是浪費,撐過這一晚吧!沒有想到在我把行李搬到車站外的同時,站長已經幫我叫好計程車了,看著開著車門的計程車司機對我招手,我還有點不了解情況,一直到站長也出來叫我上車,我才確定這計程車是來載我的。坦白說我有點不太高興,叫計程車是誰要出錢啊!?我寧願吹整晚的冷風也不上車,只要敖過這6小時就行。我一直搖頭不肯上車,司機和站長猛問我要去那裡,我被問煩了,就開始講英文叫他們不要理我。終於司機無奈的離開,站長也繼續進行他的關站動作,而我就很有志氣(其實心裡100%淒涼感)站在外面看著已熄燈的火車頭。

已經把車站大門鎖上的站長又開了鎖,走出來要我進去候車室休息,我雖然很想但是還是很瀟灑的謝絕(李永德你是智障嗎!?),是我自己選擇不上計程車,感覺上我好像要逼站長就範的,那可不是我的原意。站長看我意志堅決,也只能回頭把車站大門鎖上(我一直罵自己豬頭,為什麼不答應)。在我心裡還在想要怎麼安排漫漫長夜,怎麼維持體溫,這時站長突然又從另外一頭出現,他又一次叫我進候車室休息,原來候車室裡還有一個小門,站長就是從小門出來的。我這次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拎著行李從小門進入候車室,候車室果然比在室外吹風要讓人感到溫暖。站長很貼心的讓小門維持進出,因為他還是必須把候車室的門鎖起來,這樣的結局已經是最好,我心懷感恩啊。站長確定一切都沒有問題才鎖門走人,臨走前還不忘提醒我,第一班到高崎的新幹線是06:20,叫我不要錯過了,真是好心的人。這一夜不是很好睡,候車室的椅子中間有靠檔,所以無法平躺,翹起腳頭太低,翻身頭還是太低,只好把行李袋立起趴睡。但是我還是要感謝好心站長,不介意我之前的無理取鬧,還一而再三的勸我進候車室休息,不然我想在下雨的夜晚待在室外,變成冰棒真的不會太難...。

原訂的巴士時間是09:30,自7點多刷了牙之後就沒有再睡,東摸西摸又混了一小時,剛過了8點出站透透氣,意外發現要搭的巴士,原來08:10也有一班,在確認可以提前上車,趕忙把行李拖出來,車子準時離開上毛高原駛向目的地,意外落難夜事件告一段落!

遊民阿德

創作者介紹

德尼亞王國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