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星期天,尤其剛下完雪的星期天...。



昨天晚上才知道巴士沒有訂到,不過我們的同學PHILIPS會用他那台不知西元幾年出廠的CORONA載我們去雪場;早上八點半出發...。結果到出發前我才知道Shelley & Sam並沒有要去,祗有我的室友Ali要去...,太棒了...我記得四個同學的名字,祗剩阿伯的名字還不記得。留一個雞冠頭的Philips果然不太能信任,他起碼遲到20分鐘,不過有車的最大,還是要感謝他。除了我們二個,另外還有二個人,應該是他的朋友,其中一位是女生,在TC當instructor。



車子快要到山上時被擋住了,原來今天滑雪的人太多,山上的停車場已經滿了,祗能停在路邊,哇...起碼1km以上的路,好險今天是穿普通鞋不是穿雪鞋,不然我真的會走到哭出來,雖然雪場派出九人座的van在運送,但是大部份的人都是走上去,路上看到幾個小朋友,走到發脾氣,果然是很辛苦。



先去辦season ticket,這個相機解像度有點差,拍起來有點模糊,好像不能太挑愓。祗有我和Ali滑雪,總是要聊一下。聊著聊著...我發現到我好像洩底,有點小小危險。Ali在Mt. Whistler山頂的ski school當instructor,我不經意的說出我認識Eric,他好像有點認識又不太熟。不過說出來之後我就後悔了,如果Level 3考上也就罷了,如果沒有,Ali今年回Whistler碰到Eric又大嘴吧的話,我不就...;希望是我想太多。



哇...,今天的人真的多的很可怕,因為早上祗有開正面的VolksWagan Express,後面的Saddle還在準備中,所有的人都擠在同一條纜車上,往前看一堆人往後看也是一堆人,真的有點小小的後悔今天來滑雪,不過待在房間更無聊,就當是暖身吧!隊伍緩慢的前進,終於上到了纜車,到頂後Ali和我就直接往Saddle滑去;哇...(已經哇三次了),又是一堆人在等,Saddle已經在動了,大家都等著搶滑下Powder的第一人。這個Ali有點怪怪,一直說要玩鬆雪的是他,但是他似乎想往前面滑回去,我建議他再等一下,直接上Saddle,不然會後悔。等了一會兒,不知是那一個訊號指引了大家,整群的人往Saddle衝下,我也跟著下。這雪...其實不太好滑,昨天下的雪應該是偏溼,很多看似鬆雪的地方其實一滑過就有卡卡卡的聲音;果然...前面倒了好幾個,我還是小心的點滑吧。愈接近Saddle就愈可怕,進纜車站前的一段窄橋倒了一堆人,前面的人還沒有爬起來,後面的人剎不住又貼上去,看的我心驚膽跳,稍一遲疑,纜車站前已經又是一堆人了。



我其實並沒有很想玩鬆雪,祗是為了配合Ali,但是他似乎也不太會玩,連卡位都不會,本來在我後面二個人,愈往前走竟然落後一大段,真是搞不懂他。在山頂等他上來,問他要怎麼走!?他東挑西選,找了一條我認為最爛的路線,真不知道他到底懂不懂玩鬆雪,虧他在Whistler待了整季。祗玩了一趟,他又轉到正面...那就是走正規路不是嗎!?我反正奉陪到底。走了約3-4 run,也到了休息時間,我們進餐廳吃飯,有筷子...拿幾雙回去用。我問他Philips什麼時候要回去,他說他不知道;我就再問他,那...要怎麼找Philips?他聳聳肩說不用找啊,就自己回去就好,而且他現在差不多就要回去了,因為他穿的是新雪鞋,不想滑太久。這...搞這種遊戲,我的頭上一堆烏鴉飛啊飛。他問我要不要一起走,既然來了又沒有滑到什麼東西,我實在不太想走,留下來吧,回去的事晚點再想。



和Ali分道揚鏢之後,我在餐廳待了一下,就著裝出去滑雪。天空有點在飄雪,不過很大顆,時有下時不下,應該不會突然變天吧!?滑雪時我一直在想待會到底要怎麼回去,搭便車...我是再新不過的green hand,沒有試過,搭巴士吧...還要看有沒有。前前後後滑了幾趟,覺得暖身差不多,蠻適應雪質和雪板,看看時間...3點多...回家吧。剛下到底就看到Philips,他還是頂著雞冠頭...安全帽掛在他的背包上;他又搭纜車往上,看樣子他沒有那麼快回去。放好雪板走去看看那裡可以搭巴士!?晃啊晃...看到一群人排隊在call車,他們都是要搭便車的,這麼簡單嗎?我也來試試看吧!



換好鞋子扛著雪板來到大家call車的地方,之前排隊的人大都走光了,祗剩一對男女,站了一會他們竟然上了T.C.的shuttle!祗剩下我一個人...,說真的要把大拇指伸出來,似乎有點困難,我站了快五分鐘,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算了...我還是乖乖去搭巴士,或者等Philips過來和他一起下山,我的頭又轉到巴士那裡去了。這時候來了我的第一個貴人;他也是要搭便車的,他先和我打招呼,我就順便問他去那裡...和我一樣回WANAKA。有人在旁邊真好,他伸出大拇指時,我就跟著伸出去,還蠻順的哦...,不過招了幾部車都沒有停下來,不能輕易放棄。又過了一會兒,來了一部藍色的休旅車,開車的人停了下來...搖下車窗...手往後比...太棒了...成功了。後車箱放了一些比賽用的旗桿,還有一個背包,這下我們二個人都上車了。開車的是奧地利滑雪隊,我猜是Trainner或是選手,不管啦...給我搭便車都是好人,不愧我是奧地利滑雪隊的支持者。



路上我沒有說話,都給另外一個搭便車的人說光了,我...還是放不太開。車子開到WANAKA放我們下來,我還得走路回旅館,但是我已經很滿意了!



原來祗要把大拇指比出來就有機會,今天一天都快樂了;太好了...我又知道一個人的名字...我的教練叫steve...不是楊婆婆哦!





整排都是車...一直排到山上。





才一會兒後面又排了一堆車;下午下山時發現車子最遠的地方起碼在3-4km之處。





雖然昨天下雪,T.C.的底部的雪況還是像灑了芝蔴,比起去年的雪況真的差很多。





大家都在等Saddle纜車開放。





Saddle開放了...大家不要命的往下衝...,我拍的時候已經下了不少了。





可怕的緩衝區,一邊拍我還真怕後面有人撞上來。





不一會兒...Saddle前面又一堆人...我後面也還有一堆人...反正都是人啦!





早上還沒有被人強過的雪面。





下午被很多人強過的雪面。





像鏡面一樣的LAKE WANAKA,注意右邊有山倒影之處。





遠處的山頭像灑了糖粉的蛋糕。





救命之車...Austria ski team...萬歲!!!





走路回旅館的路上拍的...金屬的kiwi bird

創作者介紹

德尼亞王國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