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一塊橡膠墊貼上工作桌,工作桌就更像工作桌了!

膠墊發出一股特有的味道,不是很好聞,可是對我卻是遺忘很久的熟悉味道,我想起過世許久的爺爺。

小時候爺爺家的後陽台有一個工作桌,那是爺爺發揮創意的地方。修飛機開卡車樣樣精通的爺爺有雙巧手,隨便敲敲打打就搞出一樣東西;靠近工作檯就會聞到濃濃的味道。

爺爺因為職業傷害被沖床壓扁了三根手指頭後,意志消沈了不少,但是他後來還是調適過來了。遠記得我想用強力膠把掉了扣子的便當盒給黏回去,可是怎麼樣都黏不牢,爺爺偷偷看著我做又偷偷躲在房裡哭,因為他指頭斷了不能幫我忙。

但是爺爺擦乾眼淚後走出房間,把已放棄黏便當扣的我又找回了工作檯,他拿出鉚釘和手搖鑽孔機,用口述的方式教我如何在便當上打孔,如何上鉚釘,就這樣祖孫兩人完成了工作,我很高興爺爺也很高興。

從小我和爺爺的感情並沒有很好,他是一個脾氣暴燥的爺爺,我和姐姐都很怕他。奶奶去逝後,他完全變了一個人,很脆弱常常掉眼淚,我直到這幾年才忽然發現爺爺那時應該是得了憂鬰症。即使他後來搬來和我們住,但是我還是很少和他見面,因為我回家時他都睡覺了。

爺爺突然就失憶,一天到晚吵著要回大陸,後來爸爸把他送回去,一年後又帶回來台灣,可是送去安養院。

我覺得我蠻不孝順的,我很少去看他,爺爺過世時我在日本,出殯那一天才回來。奶奶和爺爺在世時,我和他們都很少見面...即使住的很近,我每次想都會很難過。

阿爺...阿娘...我很想你們!!!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