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夜晚我再一次離開了野沢溫泉村,是該下些雪了,滑道上的硬冰真的很讓人無法忍受,明天要是個滑雪好天。

 

小李、芬如、怡雯堅持要陪我到車站送我上車,我嘴裡說免啦,心裡卻感到一股暖流,有朋友真好!大家陪我走到車站也陪我等車,在候車室內天南地北的閒聊,講到我可以扛著重重的行李在日本東奔西走,也真的是辛苦。回想一下這樣的生活已經十多年,從韓國到日本,滑雪季期間,我就像吉普賽人,從這個雪場轉到下一個雪場,滑雪的日子就不就是這樣嗎?我想我已經麻痺了!

 

車子準時來到停車場,我拖著雪板袋往車子走去,芬如在後面笑說;『我們終於也可以像日本旅館工作人員一樣站在那裡招手道再見了』。看著在窗外一直招手的三位教練,覺得有點好笑也有感觸。這樣的景像陌生又熟悉;熟悉的是招手道再見是我常做的工作,陌生的是我竟是在巴士上的那一位被送行者。

 

上車時連2名司機共七個人,預計清晨4-5點抵達東京新宿車站,到時又得搭環狀的山手線繞圈圈渡過寒冷的早上。下一站是北海道的留壽都,打起精神面對挑戰吧!這 一季真的要和野沢溫泉說再見了!!

IMG_0664.JPG 

 

******************************************************************************************************************************* 

 

整夜待在巴士上,昏昏沈沈的半睡不睡,初時是不斷有人上車,不曉得到底停了多少個滑雪場,可能有一個是北志賀龍王,其它就不是很清楚,接著三不五時聽到司機喊著休息到幾點的廣播,我只有在2:30那一次休息時下車上了一次廁所;哇休息站停靠的巴士超過30台以上,都是要前往滑雪場或是前往東京,連男生廁所都要排隊(不誇張連洗手也要排隊)清晨5點抵達新宿一個冷到不行,買了一張JR車票就上山手線取暖兼補眠。當山手線繞一圈又回到了新宿,看看時間過了約一小時,那就再繞一圈吧!突然睡夢中被粗魯的上班族推倒了隨身行李,瞬間一陣大亂,腦袋回沒有回神就開去抓倒地的行李還有快要摔在地上的後背包,好加在雪板袋被我綁在鐵桿上沒有跟著倒下來。待情況穩定檢視全身;...左手中指指甲被折斷痛!再回到新宿下軍,出站前發現JR車票飛不見了,可能拿手機出來關鬧鈴時被同時抽出而未發覺,沒有辦法只好再花130元補一張票才得以出關。找了一家可以充電和上網的麥當勞,把只剩下一格電力的手機拿出來充電,順便上網報導災情!!!

IMG_0671.JPG

 

怎麼還是很倒霉的樣子!!!???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