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飛機抵達紐西蘭基督城落地,感覺上一連串不順遂的開始;

* 租車可是忘了帶訂車單;最慘的是沒有電話無法和租車公司連絡(租車公司在機場外圍…要便宜就要捨棄便利)。

** 好不容易找到公共電腦,因為身邊沒有零錢只好用信用卡刷(NZ$4元),但是不收手續費的台新卡竟然在小不點身上,只好掏出另外一張要收手續費的信用卡應急。

***終於拿到租賃的12人座廂型車(2部),但是我們竟然錯過回機場十字路口,結果到市區繞了一圈才又回到機場,眾人已枯等近1小時。

****快樂滑雪的第一天(8/1)碰到Mt. Hutt大風關閉(前一天也關閉),改去一個多小時車程的Porters,結果纜車在我們即將抵達前也因為大風臨時宣布停止運轉。

當然也不是全部不順,至少因為雪場關閉,我們才有機會再進城去採買,找到一間華人超市,總算有買到一些熟悉又好吃的東方食品;但是衰事還是不斷的發生…!

悶了一天,8/2…Porters繼續關閉…有風有雨有濃霧,可是這沒有關係,因為我們要去的Mt. Hutt有開放,吔…我們總算可以去滑雪了。這是真正滑雪的第一天,為了處理雜七雜八的瑣碎事(比如纜車票拍照、租器材、半路可能要裝雪鍊),所以我們設定07:50出發,到了山上搞東搞西,這一拖又過了9點半,第一天嘛…總是不盡如人意;是可是被請進ski school就不見得是好事,而且是連續2天被 ”請” 進去。

很多事情都是有前因後果,本來的紐西蘭滑雪計畫只有Queenstown而沒有Mt. Hutt,可是因為原先設定的A團(10天團)因種種因素取消掉,為了省下基督城/皇后鎮的國內線機票,我決定修改B團(26天團)的行程,順著班機從基督城出發,先滑Mt.Hutt,再開車轉進皇后鎮,因為Mt.Hutt和Coronet Peak/Remarkables隸屬於同一集團,我們只要買一張season pass就可以滑三個滑雪場,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規畫方向。但是沒有想到一切都成定案(房間都訂了),10天的A團竟然又起死回生,所以A團也只能跟著改變行程一起進Mt.Hutt,一切的一切都是以降低總團費為考量,就這樣一行人24人就這麼開始了Mt. Hutt滑雪之旅。

因為Mt.Hutt並不是大到可以逛5-6天(紐西蘭的滑雪場幾乎都可以一天逛完),為了讓大家不會太無聊,我和小不點的盤算是多排一些練習課程,讓大家能夠利用這次的紐西蘭滑雪把動作練的紮實些,這樣也會讓這次行程更有收獲。事實上我在安排長程的滑雪活動時,大部份的作法都是以雪場導覽為主,如果有人提出需求,那我會視情況談一些技術性的東西,畢竟玩的時間都不夠,還要浪費時間在反覆練習,那真的是會很吐血。不過此次是為了不讓在單一滑雪場嫌太單調,所以嘗試性的在長程滑雪團把教學作為重點之一,如果能因此讓大家的技術更上一層樓,我想也是功德一件。如果大家反應良好,或許未來的長程滑雪團我們也可以以類似的方式來安排,利用歐美雪場滑道的多變性,能讓大家有更多的體驗。

到達Methven的7/31天氣不太好,Mt. Hutt關閉,預定開始滑雪的8/1,Mt.Hutt仍然因為天氣惡劣而關閉,哈雪哈到快抓狂的大家選擇路途較遙遠的Porters,因為這兒是唯一能選擇的;風塵僕僕的趕上山,沒有想到纜車在前五分鐘才關閉。敗興而歸的眾將官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轉往基督城(逛街兼採購)。8/2…天氣依舊能見度不佳,但是風勢已經比前一天的刮大風好很多,當然是義無反顧的上山囉,而且是透早07:50就出門。這一天早上Mt. Hutt只開了一條4人纜車,不時霧氣彌漫於雪道上的情況,讓很多人搭車沒有暈車,反而是滑雪滑到頭昏腦漲。這樣的爛天氣,為了安全起見,我破天荒的從暖身就開始幫大家調整動作,希望可以讓大家快一點進入狀況,也可避免不必要的突發意外。動作姿勢的調整就這樣進行著,單單上午的練習時間,就遠遠超過以往,對我而言並不會太吃力;因為人數眾多(扣掉上ski school的3個小朋友和熟悉環境的偵惠一家,還有16人),我只能做重點提示並示範,然後就讓大家練習,我則在中途觀察並適時提醒,第一個早上就這樣結束。如果說這樣的行為動作被稱為教學,我可以在這裡很坦白…是的我是在教學!可是一般雪場的教學行為產生是一種付費後的供需程序,在我的認知裡面,我沒有收取任何費用,只是以朋友的角色無酬和雪友們分享個人經驗,這樣不算是正式教學吧!?至少以一個台灣人的認知,我心甘情願對我的朋友付出,這…不算違法吧!!!

下午拖到2點才開始活動(天氣不好),因為山頂的能見度不好,所以我們大部份都是在4人纜車活動,到底有沒有人在注意我們,我毫無知覺…。約莫3點左右,我一直想讓大家可以體會一下腳踝(ankle)轉動的感覺,所以我挑了左轉的初級滑道,讓大家嘗試的做360度的旋轉;此時的天氣突然大亮,或許就是這樣讓我們一行16人很清楚的讓人看到,想想10多人一起在初級滑道轉圈圈的確很壯觀。當一群台灣人努力練習轉圈圈時,我就發現有一個穿黃衣服的雪場人員在注意我們,那時我想可能是我們的行為在初級滑道上會妨礙到其它初學者,所以我一看他靠近就請大家不要再轉了,然後改成把雪鞋的鞋扣和魔鬼毡都鬆掉,讓大家嘗試在沒有辦法加壓的情況只用腳踝去轉彎。當我開始要帶頭下滑時,另外一位穿黑衣的工作人員就上前問我是否在教學,我下意識的反應就是 – “No”,而且不以為意一直往纜車站滑去…。

我很”專心”的一直往下滑,在靠近底部的平台時,一個穿著ski school的男子出現攔住我的去路(我判斷他是ski school的supervisor),請我到辦公室”坐坐”,此時我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人家來”請”你,總不能拒絕吧!我請男子稍微等一下,我叫住小不點請她幫忙帶大家滑一趟…(結果滑了不少趟,部份人還不知道我為什麼不見了…哈!!!),那知這男子要我”馬上”跟他進辦公室,還說我只有這一次機會…到底是什麼這麼嚴重!?Ok…情況就是雪場不允許非ski school的教練進行教學,不管我如何的解釋…和我一起滑雪的這群人是一同從台灣來,而且都是我的朋友,我並沒有從事教學…我只是在提供我的經驗。但是紅衣男子(名叫David…的教練頭頭)就是認定我在教學,他說我在下功課(比如扣鞋扣…)、在示範(滑在他們前面…)、在修正(停下來說話…),這些都是他們認定的教學行為。他很嚴正的表示,因為我們這種自行教學的行程讓他們損失很大,他們付了雪場教練薪水,可是無法收到學生。而且我們以觀光客身份入境的外國人私下從事教學行為,就是違法工作,他們可以直接打電話給移民官,對我課以處罰。David詢問我是否有指導員証(依他的看法我有),我也很坦白的承認我有指導員資格,但是我只是和我朋友一起滑雪,順便和大家分享經驗,我並沒有在從事教學,但是David無法接受。他的意思是…;
1. 我的行為就是教學。
2. 怎麼可能一團16個人都是我的朋友。
3. 滑雪場不准有非ski school的教學行為,即使是1對1或是朋友對朋友的教學行為。

最後他要我切結一直到我們離開Mt.Hutt之前,我都不可以再有類似的教學行為,不然…他就要打電話給移民官(還把電話拿起來,作了一個要打電話的動作)。David為了要証明我在進行教學行程,他還找了一個叫Emily的ski school指導員當目擊者,兩個人一搭一唱,David問Emily有沒有看到我的行為?Emily點頭說yes;David問Emily我的行為是不是一個標準的教學?Emily當然還是理所當然的點頭說yes…。這種事真的有點搞笑…,我和David強調我去過不同國家,用同樣的方式處理他所謂的教學行為都沒有問題,也沒有人這是不合法的,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來紐西蘭和Mt.Hutt,怎麼會以前沒有問題的現在成了大問題!!!反正David不接受我的任何說法,還說日本、韓國或許可以,那是他們的指導員大多沒有認証資格,可是在北美(包含美國、加拿大)、法國、安道爾,這樣的非ski school教學行為都是被禁止的;我心裡的OS是…我去Vail、Whistler甚至法國都是去假的嗎!?。情勢比人落不得不低頭,為求脫身我也只好答應David的要求…不教學,就是乖乖滑雪,他才讓我離開辦公室。

創作者介紹

德尼亞王國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