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一天...,今天我的左膝將會有一個新的前十字韌帶。

雖然隔壁換人工關節的阿伯唉了一個晚上,不過昏沈沈的入睡後,阿伯的呻吟...,家人的安慰...,就好像裝了消音器啥聲音都聽不到 ,沒有任何緊張難以入眠的情況,所以也算是一夜好眠。

起床後除了口乾之外,身體並沒有其它不適,從昨夜凌晨0時就開始禁食,所以在醫生解除禁食令之前,我的身體只能接受output而不能input。醫生昨天已經預告我的手術時間約會在中午過後,所以我還得再等待半天。隔壁的阿伯應該是過了最不舒服的時間了,從一早護士進來,他就幾乎沒有停過口,一直講話一直講話 ...英語、國語、台語,只要有護理人員進來,都要接受他的口水洗禮,看起來像是個誥言過動兒。當護理長問我們是否仍舊要單人房時,我毫不考慮的說yes,我很怕手術回來還得接受他的語言轟炸。

一早護士就讓我從病人服換成手術用衣服,把點滴掛起來。大約11點半護士又進來通知我上個廁所,要準備推進手術室了。大約10多分鐘後...,告別老婆->走出病房->躺上病床...就這樣被一路推進了開刀房 ,人生自此又將轉折了嗎!?

班長把我推進了手術前的準備室,一切的進行如標準開刀程序;確認名字...一些必要的測量,接著就是麻醉師過來先解釋他要實施的麻醉方式(半身麻醉),了解一下我的身體狀況...病史...用藥情況,一切就續就推到旁邊等著開刀房叫號,一個個準備開刀的人都躺在病床上,床頭掛了號碼排成一列,好像待宰的xx...,這又是一段漫長未知的等待。等著等著我又有了尿意,我可不想退麻之後碰上尿急又上不出來窘境,馬上舉手要求上廁所,護士看看我的術後不會掛尿袋,那...為了大家都好還是讓我出去上廁所 。短短幾分鐘方便回來,原來左右的同伴都被送進去了,只剩下我一人...好孤單哦...讓我也去劃一刀吧...太自虐了。又躺了一會兒,終於叫到我的號碼-輪到我被宰了!

大醫院就是不一樣,進開刀房竟然真的也要透過輸送帶(和屠宰場差不多吧...雖然我沒有去過),從到準備室開始一直到進入手術室,每換一手一定會再一次確認姓名和開刀部位。終於推進了手術室,負責主刀的馬主任當然還沒有到,接下來進行的是動刀前的準備...;首先麻醉醫師進場,我得縮得像隻蝦米,以利醫師從脊椎把麻藥打進去,像被蜜蜂叮到一樣的刺感沒有多久,從左腳開始有麻痺的感覺,接著同樣的感覺感染到右腳...再來就一直往上半身移動,護士不斷的拿沾了酒精的綿花擦我的臉、我的肚子、我的腳來確認麻醉的狀況,其實我也不太確定麻醉後,我的腳是否還有感覺,不過當我直覺我的雙腳是呈半彎曲狀,但卻發現醫生竟然把我的左腳抬得像在做高難度瑜珈動作(麻醉能讓人柔軟度變好吔)...,我開始擔心如果現在發生地震或火災,所有人都繞跑逃命時,我可能還得傷腦筋如何處理這兩條如累綴的廢腿...。

看著兩腳無知覺的被擺弄著,我其實覺得蠻搞笑的,不過身體的反應讓我有點不太舒服,雖然我沒有表達不適,但是我想觀看生命跡象的儀表應該已經有顯示,因為我的心跳已經掉到45左右,護士馬上把氧氣掛上來,但是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同,可是還在我的忍受範圍之內...撐著吧!

一切準備就緒,主刀的馬主任也進來了,三個大螢幕分別在我的左、右和頭頂上方,護士說我可以自己挑一個最合意的角度觀看過程...,其實只能平躺的我不論什麼角度都是不舒服的,再加上那一點點的不適感,坦白說我並沒有"全程觀看",只是有一段沒一段的跳著看。透過關節鏡放大的效果,我看到的膝關節內部就像水底世界般,撕裂的韌帶像是海葵般的搖來晃去,如果能加上七彩的小丑魚,那就真的像水簇箱了。前半段的畫面醫生應是在修整撕裂部位,要斷不斷的剪掉,已斷裂的就抹平 ,同樣的動作不斷的持續,我也沒有那麼有精神的全程觀看。再轉頭看到的畫面就是看到一個鑽頭貫穿骨頭,然後一個螺旋狀物隨著同樣從左腳剪下來的新韌帶鎖進洞孔,完全沒有時間觀念,只知道最後馬主任告知手術完成...;做了ACL重建、半月軟骨修整、順便清了骨刺,大功告成!

馬主任先行離去,留下來的醫生和護士開始善後,又看到我的腳被高高舉起後放下...在我無知覺的狀態,接著被推進了恢復室。聽到護士交接時說了心跳太慢,建議打一針什麼碗糕的,我看到心率一直維持在52-54之間,也不曉得這是快還是慢!?我只知道麻藥不退就沒有辦法回病房。應該有睡了一覺,護士來了好幾次測試我麻醉退的情況,第一次右腿勉強能左右搖動,但是左腳卻完全不受控制,遂漸的,右腳趾能動,左腿能左右動(腳趾無知覺),屁股也慢慢有了知覺,可是腰非常的不舒服,因為我必須要完成平躺,連頭都不能抬起來..直到晚上9點之後;據說因為半麻,如果不平躺一定的時間,以後會有頭痛的後遺症。我並沒有等到麻藥完全退去,因為聽說今天開刀的人很多,負責推病床的班長請假的請假,辭職的辭職,人力有點不夠分配,回到病房的時間大約是五點半,小不點已經在單人病房等著我了。

距離可以起身的9點還有一段時間,可是我卻無法再閉上眼睛休息...,因為麻醉一退之後,傷口就開始有疼痛的感覺。我們和護士反應傷口不舒服,看看有沒有止痛藥以及冰敷,結果護士拿了止痛藥來可是沒有冰敷...因為醫生沒有開冰敷的處方。但是吃了止痛藥過後仍然有疼痛感,一直沒有改善,護士也不讓我們自己冰敷,沒有辦法解決疼痛的情況下,小不點把她隨身的止痛藥拿出來,我就這麼將就的吃了一份,當然沒有太大的效果。我心裡的盤算是以目前的情況,今晚就不用睡了,因為護士說下一份止痛藥要明天早上才會發...。傷口不舒服,腰也不舒服,我只能盯著時鐘祈禱9點的來臨。馬主任在完成今天其它檯的手術後有來巡視,順便留下二張關節鏡的相片供我參考(這是要收回的),他認為手術很成功,接下來就是要靠我自己的復健了!!

IMG_0061
左上角是鎖韌帶的骨釘,左下角則是重建的ACL!!

 

IMG_0062  
左下角是快要斷光的ACL,右下角則是破損的半月軟骨

時間過的很慢很慢,我也很努力的撐著,終於...時針終於指到了9,我出運了...!第一步就是抬高床頭,讓發酸的腰部能夠有支撐,大約5-10分鐘,我覺得一切OK,就和小不點分工合作...,我撐著4腳椅去廁所小號,而她趁著我離床的空檔,幫我把剛才弄髒床套給換了(尿壺可不是那麼好用的...)。我想我是有點操之過急,剛從床邊站起來還好,可是每走一步就覺得傷口充血的壓力擴大,胸口也悶悶的,但是我想上完廁所就馬上回床即可。小不點看我已站在馬桶旁就去換床罩,留我自己在廁所。其實邊解放就覺得頭開始放空...,把頭撐在牆壁上,腦袋想著怎麼解不完啊!?一股強烈的噁心,晚餐就從嘴裡全吐了出來。吐完我只是想閉眼喘口氣,再有意識是聽到小不點大叫護士,然後左眼臉有疼痛感。幾個護士同時衝進來,我...卻光著屁股,唉...只能厚著臉皮被大家扶回病床(還好上衣寬大...應不會太暴露)。聽小不點講,她進到廁所時我整個人已經往下滑落,她忙著扶我卻沒有想到我整個人就往後仰倒,眼角應該是撞到馬桶...不幸中的萬幸沒有栽進滿是尿液和嘔吐物的馬桶內。這一摔可不得了,大家都緊張起來...除了我,護士一直問我開刀的腳有沒有不舒服!?我是沒有感覺,但是為了安全起見,護士還是通知值班醫師來檢查,以免再有意外。神奇的左腳在我昏倒時竟然都保持直立的情況沒有彎曲,傷口就只有左眼角及左額頭,只是虛驚一場。護士認為應是麻醉還沒有全退,但是建議我還乖乖用尿壺別再下床了。驚動了全醫護站的護士和勞動醫生實在不好意思,也只能聽話不要再鬧事。

護士說如果傷口真的不舒服,她們可以在點滴裡加止痛針,但是我自己又偷吃了一份止痛藥,即使還是痛我想還是不要再加劑量了。這一夜如果無法入睡,反正明天整天都能睡。

人老了真的不能生病...!

  

 

 

創作者介紹

德尼亞王國

snow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